什么是睿智江南?开放时有坚守、吸收时有选择

时间:2019-07-19 16:20:02 来源:文汇报 字体:【 打印 复制链接

  

  眼下,江南文化研究持续升温。光是这个7月,复旦大学、华东师范大学等多所沪上高校设立江南文化研究基地;上海科学会堂举办“江南讲坛”首场讲座;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与上海师范大学共同启动“江南文化研究丛书”;长三角九座城市文旅部门共同签订“江南文化”研究合作协议;《江南文化发展年度报告》《江南文化文献资料数据库建设》等首批10个“江南文化”研究项目启动……除了高校、学界和出版界的密切合作,更多普通读者也有机会了解江南之美,上海多家实体书店、图书馆近期推出一批读书活动,邀请相关专家解读江南文化的不同侧面。

  “江南自六朝以后,就形成思想开放、见贤思齐、勇于学习、善于学习的传统,到近代以后,更形成以上海为中心的开放新格局。改革开放以后,这种传统发扬光大,江南便成为开放的江南、大气的江南。当然,开放时有坚守,吸收时有选择,江南又是睿智的江南。”日前,上海学习读书会上,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、历史学家熊月之聚焦中国近代以前、近代时期这两个时段,与现场读者共话江南文化中的开放精神。

  连接南北、沟通中外的关键港口,多在江南一带

  江南地区襟江带海,海上交通便捷,近代以前就以开明、开放著称,有一群对外开放的港口,形成群星璀璨的格局。熊月之谈到,古代中国与东亚以外世界进行联系,主要是靠两条丝绸之路——一是西汉张骞出使西域打通的横贯亚洲、联结亚、欧、非三洲的陆路丝绸之路;另一条就是形成于秦汉,发展于三国至隋朝,繁荣于唐宋时期的海上丝绸之路。前者以长安(今西安)为起点向西,与东南沿海地区没有太大关联;后者或以泉州、广州为起点,或自杭州、扬州等港口直接向西航行,所载货物,或为丝绸或为瓷器等,这就与江南地区有了直接的关系。

  “唐朝地域广阔,陆上丝绸之路发达,在海洋方面,并不是十分重视。到了宋朝,西边有西夏阻隔,陆上丝绸之路不通,于是向东南发展。中国历史上,凡是偏向于东南地方的政权,都比较重视海洋。”熊月之举例说,比如三国时候的孙吴重视海洋,造船、航海都较发达;北宋与南宋均高度重视海上贸易,有力带动了中国沿海,特别是东南沿海地区开发和发展。两宋时期,中国东南沿海对外联系港口,相继有江阴、泉州、温州、明州(宁波)、青龙镇等,大多处于江南地区。元代江南进一步对外开放,华亭升府、上海设县,均与对外开放有关。

  明清两代,民间对外贸易不绝如缕,江浙沿海颇成规模。明末清初西学东渐,江南士人走在全国前列。徐光启、杨廷筠、李之藻都是江南人,都在引进西学方面有杰出贡献。如明代徐光启与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合译《几何原本》等多种西书,揭开明清时期接受西学的帷幕;同时,徐光启还理性地吸收外来文化,提出系统见解,所著《海防迂说》在对外开放理论方面贡献突出。

  从唐到清,江南都是中国最富庶的地区,也是国内国际贸易的重要地区。扬州、江阴、青龙镇、刘家港、乍浦、上海、宁波等港口的盛衰兴替表明,连接南北、沟通中外的关键港口,一直在这一地区摆动起伏。具有卓越禀赋的上海港,正是在这一大趋势下脱颖而出。熊月之以乍浦港为例谈到,这里曾经是中国和日本交流的一个重要港口,日本著名史书《吾妻镜》从这里进入中国,《红楼梦》也通过此港传到日本。自1714年至1855年,中国商船运到日本的书籍达6630种、约56840部。文献记载,当时江南文化发展兴旺,很多地方都有刻书。清代乍浦港从外国进来的货物不下50种,包括金、银、铜、锡、铅、珠、珊瑚、玛瑙、琥珀、紫檀、象牙、牛黄、熊胆等。这些无一不是江南开放格局的直观体现。

  近代上海涌入的各地移民中,超八成是江南人

  近代上海开埠后,受多种因素影响,一跃成为中国最为开放的城市。尤其是19世纪60年代以后,大量移民涌入,上海人口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。“其中,上海人口80%以上是各地移民,移民当中80%以上是江南人。人是文化的创造者,也是重要的文化载体。在这个意义上,近代上海城市文化显然是以江南文化为底色的。”熊月之认为,近代上海人的概念由先前较纯粹的籍贯意义,变为以行为方式、审美情趣、价值观念为重要内涵的文化意义上的上海人,这些内涵包括海纳百川、注意衣着、重视契约等。

  比如,王韬、李善兰、徐寿、华蘅芳等江南知识分子,走在吸纳西学的前列。在引进西方科学技术、宣传马克思主义、留学西方等方面,江南人才济济、成就斐然。近代上海最早接触西方物质文明、与外界发生经济联系的,江南人占重要部分。

  光是近代上海最早兴办现代实业的,也以江南人为主,盛宣怀、朱其昂、张叔和等在史上赫赫有名;最早兴办现代教育事业的,来自江南一带的张焕纶、盛宣怀、钟天纬、经元善等都在教育事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;上海最早模仿办现代市政建设,同样以江南人为主,包括李平书、郁屏翰等;而最早仿办现代公园的,则以张叔和为代表。崇实、重商、重民、精致、开放、灵活,这是中国传统文化自身滋长出来的现代性。这些特点到了近代上海,获得进一步发展与升华,成为近代海派文化中大众性、开放性特点的直接先导。

  近代江南人的开放事迹,在全国范围内相当突出——上海广方言馆在学习外语方面,成效卓著;江南制造局及其翻译馆,在仿效西洋坚船利炮、翻译西书方面,举世闻名,翻译馆59个人中绝大多数来自江苏、浙江一带;上海在介绍新思想、新文化、新学说方面,也相当显著。“近代江南,以上海为开放基地,在被动开放中有主动抉择;不失文化自信,坚决抵抗列强侵略,努力构建具有中国特色、中国气派、中国风格的近代上海城市文化。”熊月之如是总结。

  声明: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信息分享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如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。

上一篇:上海交响乐团2019-2020音乐季预售票明天开售
下一篇:上海中小学生去年每天闲暇时间比2017年增加5分钟